078彩票

<form id="<yfdfdgr>"></form>

<address id="<yfdfdgr>"><listing id="<yfdfdgr>"><meter id="<yfdfdgr>"></meter></listing></address>

        <em id="<yfdfdgr>"></em>

        <form id="<yfdfdgr>"></form>

          
          

              您現在的位置:078彩票>> 史志民勤>> 民勤地方志

              《民勤县志?人物卷》 明朝人物

              ?

              王? 刚? ? ? ?

              祖父王興,字起明,江南鳳陽滁州人。明朝初年跟隨朱元璋建都南京,立下很多戰功。洪武五年(1372年),朱元璋命令在鎮番駐紮軍隊,王興擔任指揮(官職名,武官),管理軍隊一切事務。當時,元朝的殘余土匪經常侵擾鎮番,王興率領軍隊攔截追擊,連續取得勝利,鎮番因此得以安甯。後來,在山西大同的一次戰役中,王興陣亡,朝廷追封爲武略將軍,後人世代承襲千戶。

              父親王義,字宜風,洪武十七年承襲祖父職務,率領軍隊駐守永平。直到洪武三十五年,連續在大同、東昌、夾河、藁城、齊眉山、金川門等處參加戰鬥,英勇善戰,每次都能建立功勳,因此升爲武略將軍。永樂年間調守鎮番衛,主持鎮番衛軍事及行政工作,同時在鎮番安了家。

              王剛,字聖冀,承襲祖父職務帶領軍隊,永樂初年由于戰功顯赫升遷鎮番,由指揮升任千戶。宣德十年(1435年),蒙古土匪阿魯台率領一夥盜賊虜掠鎮番,王剛與千戶王雄、指揮張玉,跟隨都指揮同知馬麟一起出征追剿。王剛一馬當先,奮勇拼殺,不幸陣亡。正統元年(1436年),依照朝廷制度,爲王剛舉行了隆重的追悼和安葬儀式,在縣城北門外2裏多的地方修建了陵墓,追贈爲武德將軍。明朝中葉,縣衙建立蘇公祠,裏面塑像供奉曆代先賢,王剛位列其中。

              王剛陣亡的時候,妻子張氏才28歲,2個孩子還小,公公婆婆已經80高齡。張氏含辛茹苦,操持家務,贍養公婆,抓養孩子,使2個孩子全部長大成人。明朝成化年間,縣衙奉旨給張氏建立牌坊,頒賜匾額,封爲恭人(明朝對四品命婦的封號)。

              王剛的兒子王賢,15歲時承襲祖上職務,被封爲千戶。天順六年(1462年),因爲在戰場上作戰勇敢,立下很多戰功而升爲指揮佥事,隨即又升爲鎮番衛守備。王賢擔任守備後設立學校,大抓教育,一時間鎮番衛民社興起,文風大振,爲後來的文化昌盛奠定了基礎。也因此,王賢去世後被封爲明威將軍。王賢有2個兒子,大兒子王銘在成化二十一年(1485年)被授予鎮番衛守備,後升爲都指揮佥事,因在涼州尖塔兒戰役中英勇善戰而升爲都指揮同知,去世後被封爲奉國將軍。小兒子王錄,學習用功,在當生員期間由于報效國家被奏請朝廷予以獎勵。後來,在柳條灣戰鬥中陣亡,一起參加戰鬥的,還有千戶孟清、參將李恺。朝廷進行嘉獎,賜給一百戶人口的賦稅,封爲懷遠將軍,在蘇公祠中塑了像,供後世景仰。

              作者:邸士智,民勤縣文化館幹部,合著出版《镌刻在綠洲的記憶》,執行主編《民勤縣志·曆代方志集成》。

              马? 昭

              祖父馬得,原籍直隸北京順天府薊州遵化縣,跟隨宋國公馮勝進軍河西走廊,因在渡江戰役中立有戰功而升任鎮番衛指揮同知。明朝永樂三年(1405年),帶領軍隊在鎮番白鹽池抵禦賊寇,陣亡。

              父親馬麟,字應祥,自幼苦練武技,研讀兵法,功夫、謀略都遠遠超過常人。擔任鎮番衛指揮時,修築城牆,開拓疆域,爲鞏固邊防作出了很大貢獻,在軍界和政界都有很高的聲望。明正德六年(1511年),蒙古匪首亦朵乃把罕、哈兒炭等率領賊人虜掠鎮番邊境,馬麟帶領士兵抵禦,連續取得勝利,因此由鎮番指揮升任佥事,隨即又升任都指揮同知。阿魯台戰役中,馬麟率領指揮張玉、千戶王剛參加戰鬥,由于指揮得當,官兵同心協力,取得勝利,馬麟升爲肅州參將。

              馬昭,精通兵法,長于謀略,因襲祖父父親擔任鎮番衛城守守備,進而升任都司。成化年間,開辦學校,拓寬城防,頒布法令,治理地方,做了很多具有創造性意義的工作。馬昭作戰勇敢,武藝高強,他有一件獨門兵器“鐵撾”,形似人手,尾部系有鐵鏈,每次上陣,看到較爲厲害的敵人,就在百步之外投擲鐵撾,敵人頃刻斃命,百發百中,從不失手,軍隊上的人都叫他“馬撾爺”。後來陣亡,朝廷下诏封爲鎮國將軍,爲其修建忠烈祠,塑像,供人祭拜。馬昭的相貌有些奇特,長有一對純白色的眉毛,看起來十分威嚴,縣城大校場的牆壁上就繪有馬昭的巨幅畫像,用來威懾蒙古土匪。馬昭在維護鎮番安全方面作出了很大貢獻,人們非常感激他,就在縣城東面下五壩的地方給他修建了一座廟,人們把這座廟叫做“昭爺廟”。

              後代馬虎,原名馬永錫,形貌魁梧,放達不羁,小時候經常習武,技藝超群。剛開始跟隨軍隊征戰鏡兒泉等地,因爲作戰勇敢,立下很多戰功而升任西甯守備,隨即又升任南川都司,不久又升任慶陽協副將。清乾隆二十一年(1755年),賊寇騷擾伊犁,馬虎率領軍隊前往清剿,每次出兵都能取得勝利,收複了許多地方。當年即留守伊犁,命令軍士一邊守衛地方,一邊墾地種田,既完成了守衛任務,又解決了軍隊的糧草供給,一舉兩得。在治理邊疆的事務上,他恩威並用,伊犁地方因此非常穩定,百姓安居樂業,經濟年年增長。後來升至湖北襄陽鎮總兵。當時鎮番流傳著這樣一句諺語:“謝家一門三知縣,盧家出了翰林院。最是馬虎不成材,襄陽城裏做道台。”意思是說,鎮番出了很多人才,謝氏一門有3個人當了知縣,盧氏家族裏面盧生薰被欽點爲翰林院庶吉士,馬虎比這些人更強,竟然官至鎮台。這個歌謠反映出當時鎮番人們對忠臣賢士的崇奉。乾隆三十八年,金川賊寇嘯聚宜喜山,禍害當地百姓,馬虎率領士兵前去平叛,戰鬥十分激烈,賊人的亂箭像雨點一樣飛來,石頭像冰雹一樣砸下,馬虎毫不畏懼,帶頭沖殺,戰死軍中。朝廷嘉封爲光祿大夫,後人可以繼承騎都尉的職務。?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作者:邸士智

              ?

              王? 扶? 朱

              一、王扶朱傳略

              祖父王言,是武德將軍王剛的四世孫,原名王允言,明萬曆二十二年(1594年)參加科舉考試被錄取,又以世襲的方式獲得百戶身份。剛開始通過競技比賽被選拔擔任玉泉遊擊,隨即調往鎮番臨時代理參將。

              父親王國靖,字靈台,是民勤曆史上投筆從戎的一個典型人物。萬曆四十年由生員考取武舉人,萬曆四十一年考取武進士。身材高大,武藝超群,每一次領軍剿匪肅殘,都能得勝而歸,立下了很多戰功。擔任山西省大同府總兵,掌管征西前將軍印玺,軍隊的一切事務皆由其作主處理。王國靖不僅是一個軍事發明家,還是一個軍事理論家,他自制的火铳等兵器,殺傷力非常強,在戰場上發揮了很大作用;他又根據自己的軍事思想,結合實戰經驗,編寫了《陣圖》一書供官兵閱讀。《陣圖》操作性強,易懂易學,當時傳爲佳話。爲了鎮番地方的長治久安,他又著手訓練民兵。挑選了7000名青壯年,教他們騎馬,按照兵法把這些青年按軍事單位編隊進行對抗、追逐、搏擊、障礙跨越等訓練,效果特別好,能夠參加實戰,這可以說是民勤最早的民兵組織。這7000名騎兵隊伍到長安參加比武檢閱,萬曆皇帝朱翊鈞看後非常高興,賞賜了很多布匹綢緞,頒發了旌旗,親筆書寫了獎牌,贊揚王國靖是一代名將。後來,年紀大了,他想辭掉職務回家,朝廷不允許,他寫了5次申請,朝廷才答應。

              王扶朱,字翊宸,按照朝廷慣例可以通過世襲的方式擔任指揮職務,但是他堅決推辭,不肯就職,他要通過自己的能力取得功名。明崇祯九年(1636年)由縣衙舉薦參加舉人考試,取得第28名。崇祯十七年,闖王李自成的軍隊攻陷長安,王扶朱非常憤慨,他在縣裏到處倡議,拉起了一隊人馬要去長安救援,結果縣上知事沒有答應。長安淪陷,王扶朱像春秋時期楚國大臣申包胥到秦國求援遭到拒絕一樣放聲大哭,他對朝廷的忠心就像唐朝時大將南霁雲到臨淮求救不得而斷指退回睢陽死守終至戰死一樣,他要爲恢複大明王朝到處奔走。但朝廷敗局難支,崇祯皇帝自缢,大明江山瞬間易主。王扶朱救援長安的舉動雖然沒有成功,卻獲得了士林間很高的評價。清朝建立以後,王扶朱心如死灰,對仕途功名沒有一丁點兒的興趣,朝廷多次向他發出任職通知,他假裝有病,不去就職,寫了好幾份辭職報告,朝廷才答應他的請求。他性情孤傲,不喜歡與人交往。

              清順治十七年(1660年),王扶朱在縣城南面2裏多的地方修建了一座土台,名字就叫扶朱台,3丈多高,占地1畝多,上面建有8間房屋。人們上下扶朱台,靠懸梯相通。王扶朱住在房子裏,潛心讀書,不與外間往來,有八九年的時間不進入城市。康熙二年(1662年),王扶朱又在土台旁邊建造了懷明樓,目的十分明確,就是要懷念大明王朝,這也使我們再一次理解了王扶朱的固執、愚忠。在清朝已經建立近20年的時候,還要盲目地幻想大明王朝,顯然是一種愚蠢的做法,我們在敬佩王扶朱的同時,又對他感到可悲可歎。懷明樓與扶朱台用活動的木板相連接,用則搭,不用則撤,非常安全。懷明樓與扶朱台高高在上,旁人無法靠近,更談不上進到裏面了。

              同治六年(1867年),鎮番城裏發生戰亂,懷明樓未能幸免,被戰火引燃,因爲是純木結構,所以火勢很大,火光沖天,大火一直著了十多天才熄滅,而扶朱台幸存。民間傳說,王扶朱是當天夜裏死去的,自此以後,房子裏每天夜裏都會有窸窸窣窣的聲響,細細一聽,就像是王扶朱在咳嗽,十分嚇人,扶朱台的房子裏就更沒人敢去了。有一天深夜,有人看見一個巨大的火球從天空跌落下來,落到扶朱台,第二天,扶朱台也變成了一堆灰燼。

              王扶朱的著作有詩文集《三笑草》《憂違草》,《三笑草》已經遺失。《憂違草》于康熙十四年刊行,裏面有許多詩文詞藻華麗,語句優美,意境深遠,當時的讀書人爭相傳閱抄錄。詩集前面有王扶朱自己寫的序言,其序雲:

              吾先師贊之亁初曰:樂則行之,憂則違之。夫違者,背也。背世則尤,背心則怨。怨與尤,非潛之爲道,非所以示訓也。今何時耳?若所憂,則有讵雲違,吾以爲違有貞正而固之義。父正,可憂也;君正,可憂也;君父有憂,雖白刃可蹈也,爵祿可辭也。我心匪石,不可轉也。或形諸嘯傲,或撫諸悲歌,或與顯者權,窮者變,吾憂也乎哉?吾違也,違必有言,言似禍身,不言禍心。禍身救,禍心無救。吾甯言,言者,言其正也。正則憂,可也;樂,可也。時丕而泰,吾于複見。天地之心,不信而方否,吾于剝觀玄黃之戰,吾率吾性,吾守吾正而已。非若背也,夫何憂何怨?遂引爲弁。

              鎮番史志學者謝廣恩對王扶朱的詩作給予了很高的評價:扶朱先生詩格雄邁,措詞險冷,自謂有放翁風。時,學七言者翕然宗之,是故賦名籍甚。其推崇宋之薛景石,薛有大屋名“瓜廬”,先生因題自室曰“亦瓜廬”。

              王扶朱的詩文特別受歡迎,當時的讀書人都要想辦法找來欣賞。光緒十一年(1885年),鎮番舉人傅揆遠無意間聽到甘泉一個姓張的讀書人收藏有王扶朱的《三笑草》書稿,就想找來一看。傅揆遠騎著一頭小毛驢,過沙淌河,晝行夜宿,走走停停,1個多月時間,終于到了甘泉。可是不巧,姓張的讀書人出外遊玩去了,等了幾天也不見人,只能回家。途中,小毛驢勞累過度,病乏而死。傅揆遠對人說:“走了一趟甘泉,盡管有些勞累,沒有看到《三笑草》書稿,又損失了一頭小毛驢,但是我的一樁心願了了,我以後再也不必爲看不到《三笑草》而牽心了。”

              《鎮番宜土人情記》記載:縣城以南2裏多的地方,有一個高高的土台,人們叫它扶朱台,平常又叫做王家台,現在又叫孫家台,是明末舉人王扶朱修建的。台3丈多高,占地1畝多,上面有房屋8間。房子幹淨幹燥,明亮透氣,登上高台,進入房間,你會覺得塵世間的一切庸俗雜念瞬間消失,真是一個特別好的地方。王扶朱沒有生養,抓養了他妹妹的兒子孫克明作義子。他死後,孫克明又姓了本姓孫,所以王家台又被人叫做孫家台。孫家台上有一棵孤柏,相傳就是王扶朱親自栽植的。

              (考注:孤柏爲祁連園柏,胸徑125厘米,高10米,1985年甘肅農業大學測得樹齡562年,由此推算,孤柏的栽種時間應是永樂二十年。那個時候正是王扶朱的遠祖王義或王剛從政的年代,所以王扶朱手栽孤柏的說法是錯誤的。故孤柏或爲王義王剛栽植,或爲他人栽植。)?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作者:邸士智

              二、王扶朱的松柏精神

              出了民勤縣城向南不遠就是孫家台。我常常想起這個不太熟悉的地方,那裏有一棵高大挺拔的柏樹,繁茂蒼翠,虬枝戟張,在民勤是獨一無二的。後來,我常常到這個地方去,我獨自地去,站在樹底下,凝望粗大蒼勁的樹杆,仰望它無比巨大的翠綠的樹冠。我還帶著我的小女兒去欣賞這令人仰慕的古柏,我們站在不知被誰剔去了皮,刻寫著“古柏長青”的地方拍攝下了一幀幀照片。有時我會圍繞著柏樹轉上好幾個圈子,然後再退到遠處,更遠處,從不同的角度仰視,凝望。我覺著我是在仰望一個遠去了的偉岸的魂靈。

              这里居住过一个叫王扶朱的举人,一个很了不起的人。 这个叫孙家台的地方,实际就是史书记载的王家台。王扶朱于崇祯九年参加乡试,中式第28名,终身不仕。清顺治十七年,他在城南二里许筑土台,叫“扶朱台”。《镇番宜土人情记》中说:“县南两里许,有扶朱台,俗呼‘王家台’,今又称‘孙家台’,为前明举人王扶朱所筑。高过三丈,广可盈亩。上筑房八间,爽垲明亮,步其间,俗念顿消,真好去处也。”

              爲什麽王家台又叫孫家台呢?據說王扶朱無子,就把他妹妹的兒子孫克明過繼過來。王扶朱死後,孫克明複歸本宗姓,故王家台有孫家台之異名。令人不解的是,孫家台本爲王家台,王扶朱爲舉人老爺,斷不會單姓獨戶。此處當以王姓居多,或台之周圍皆爲王姓之人。今台之四周全爲孫姓人聚居,爲何?王姓何往?或扶朱死後,王姓舉族搬遷,爲何不留一戶,也許其中必有隱情。我揣摩,扶朱耿介,“不食周粟”,不仕清朝,故不爲清王朝所容。康熙二年王扶朱築“懷明樓”成,傍“扶朱台”之左,以活板使樓台相接,用則通,不用則卸板間之,人不能至。《鎮番遺事曆鑒》記載:“某夜分,有火星墜于樓內,遽成灰燼,何待相救哉!王氏家人雲,扶朱殁于夜,後其來,每夜中有窸窣之聲,潛聆之,扶朱咳嗽聲也。”人們附會出種種逸聞趣事,懷思眷念之情油然矣!或說同治六年七月,扶朱台懷明樓遭兵火,烈焰沖天,十數日不熄。不管怎麽講,懷明樓遭到了大火焚燒。其中似有蹊跷,亦不可知。爲此王氏一門有遷家可能。

              縣人很尊敬地稱王扶朱叫王太爺。扶朱台前有他親植的兩株柏樹。相傳王扶朱死後,柏樹淒然神傷,黯然失色。一日一婦女早起,發現柏樹不見了。原來,柏樹趁著夜色悄悄地走了。後來人們發現,柏樹移居到薛百張麻村的田地裏。王家台的人認定是他們的柏樹,宰牛殺羊,蒸馍獻盤,祈請柏樹回家。柏樹又回到了原來的地方,王氏族人生怕柏樹再走,就用鐵繩扣了鎖把柏樹鎖起來。現在孫家台的大柏樹上還有鐵鏈條鎖在柏樹上,在鐵鏈上挂鎖的習俗現在仍在沿襲呢。因爲這棵柏樹是王扶朱親手種植的,自然靈動而有神氣。孫家台的人全都姓孫。孫家台的人說,因爲有古柏的庇護,幾百年來,孫家台的男女個個英俊靈秀;孫家台的人還說,因爲古柏的神靈,孫家台人旺財旺,學業更旺,近些年來,光是考學出去的學生就有40多人,還有一門子出了姐妹兩個清華大學生的張光事。周圍的人羨慕地說,孫家台的人,從煙囪裏拉出來也比我們強得多。近幾年去孫家台看柏樹的人絡繹不絕,古柏承載著一段耐人咀嚼的曆史,同時也是一種品格氣節的象征,後人們總想千方百計把它留在自己的家鄉。實際上,古柏包含了對後人的一種激勵,同時也是後人的驕傲和榮耀。

              王扶朱是個讀書的種子,他的身上高度地表現出了讀書人的尊嚴和氣節。史載:“王扶朱生平性高潔,落落寡合。”真是才高難入俗人機,時乖不遂男兒願。他于城南別墅築台爲室,不履城市者十有八年。如此兀兀窮年,可堪與董仲舒三年不窺園媲美。

              舊志記載:“王扶朱,字翊宸,總兵國靖子,世襲指揮,辭不就。崇祯十七年流賊陷長安,扶朱慷慨倡義,請兵當道,痛發包胥之泣,思爲霁雲之忠。讵料甘泉內變,棟折榱摧,而有明三百年之社稷墟矣。事雖無成,時論壯之。國朝定鼎,扶朱絕意功名。征召絡繹,稱疾不起。”

              康熙六年元月,再一次有文書堅召王扶朱出去做官,實不得意,王扶朱只好找了一個堂而皇之的理由:“委以扶朱,苫塊有憂虞中,構一漏疾,血水淋漓,已經半載……待調理病痊之日,星馳赴選。”然而,王扶朱終究顧念自個身家性命,且感且懼,情詞懇切,尋了一個合情合理的說法。

              王扶朱是舊時代的人,是個飽讀舊書,深受儒家思想濡染的人,是一個讀書讀得有些呆邪的書生。他有著根深蒂固的忠君報國思想,和那個方孝孺頗有些相像。方孝孺爲了那個懦弱的明惠帝朱允炆,死也不肯給燕王朱棣擬稱帝昭書,結果這個年僅46歲的鼎鼎大儒被亂刀砍死。親戚門生,朋友故舊,被處死者873人,流放發配者不可勝數,世代爲奴。這個方孝孺,忠君忠得著實有些可愛,也著實令天下人敬佩了一番。可那個叫朱棣的燕王,並沒因爲他不起草昭書就一氣之下不當皇帝了,他照當不誤,而且恪盡職守,當得比那個朱允炆好了不知多少倍。

              王扶朱是明崇祯時人,生于末世。李自成攻下長安,崇祯帝吊死,這本是一個王朝最爲腐朽衰敗之時,氣數已盡,一點也不值得留念,卻偏就你王扶朱“請兵當道,痛發包胥之泣,思爲霁雲之忠”“國朝定鼎,絕意功名。”這又何必呢。一個王朝,該它滅亡的時候,也必然是最腐敗透頂、最令人切齒而令人唾棄的了。一個人應該認准的是如何對待百姓,如何愛民如子,而不是王朝姓李姓朱。這天下不應是家天下,不應是誰一個人的,它天經地義是全天下人的。誰幹得好,天下人擁護誰,就應當由誰來掌管。學得文武藝,貨與帝王家。這本是讀書人的一道准則。聖世無隱者,賢才盡來歸。康熙朝可謂聖世,爲何不出仕建功立業,爲天下黎民百姓做些好事。爲著個人的義憤私忠,置天下百姓和族人于不顧,他只是爲像他一樣的讀書人爭足了面子。至如伯夷、叔齊那樣隱居山林之輩,“雖可以激貪勵俗,然聖人不可爲,吾亦不原也”。我尊重王扶朱的民族氣節,但是,我鄙夷他不識時務的那股子呆邪傻氣。王扶朱不同于蘇武,蘇武是處在漢武帝那樣一個十分強大的盛世,那樣一個“罷黜百家,獨尊儒術”強大的儒家統治的濃烈氛圍中。他出使匈奴,自然不能給那個盛氣淩人的大漢族丟掉臉面。他吞氈齧雪,節旄盡落,理所固然爲自已爭得了一份永垂不朽的功勳。

              學而優則仕是讀書人的優選,儒家“兼濟天下”的傳統思想,在他們的內心當中占據很重要的地位。當他們仕途失意的時候,做出退而求其次的選擇,通過文學作品來排解人生的苦悶和無奈。王扶朱舊學功底頗爲深厚,著有《三笑草》《憂違草》。寫詩是一種生活方式,一種生存狀態,通過詩來自我調適,自我激勵,自我鞭策,從而使自己的心靈暫時得到安甯。爲功名利祿所役使,爲別人所役使,爲物所役使,必然失去人格的獨立。王扶朱懷文抱質,恬淡寡欲,有箕山之志,可謂彬彬君子者矣!

              曆史就是曆史,王扶朱是一個曆史人物,他無法超越曆史賦予他的那個時代。他是他生活的時代裏,不可多得的優秀人物。凡事總得有一種精神做支撐,王扶朱留給後人的畢竟是一份不可多得的寶貴精神遺産。我把它比做松柏精神,一點也不爲過。諸葛孔明死了,杜甫在詩中寫道:“丞相祠堂何處尋,錦官城外柏森森。”松柏是一種精神的寫真,王扶朱也堪當之。

              作者:沈炜道,1965年11月生,民勤縣收成鎮興聖村人。武威市作協會員,民勤縣水務局幹部。有詩歌散文散見省市報刊,合著出版《镌刻在綠洲的記憶》。

              ?

              杨? 大? 烈

              楊大烈,字靜野,明萬曆十三年(1585年)中舉,中式排名第29名。中舉後,朝廷任命他爲河南商丘縣的教谕,掌管縣域意識形態文化教育,其後因政績卓著升任湖廣衡州府通判。

              楊大烈雖爲文職官員,卻深谙軍事。朝廷大軍征討四川播州叛亂時,他負責運送糧草,榮立戰功,獲授軍銜,贏得“河西楊夫子”的美稱。

              楊大烈長于文化科技,尤精天文地理,所著《鎮番疆域圖說》被《鎮番縣志》采用。《鎮番疆域圖說》第一次詳細繪制說明了鎮番衛的方位、區域、關隘、軍事設施、山川河流等,成爲後世軍事、政治、文化、經濟等諸方面的重要學術參考。

              楊大烈,崇文重教,于明崇祯十三年(1639年)協同鎮番賢達和部分官員等在蘇武山立“漢中郎將蘇武牧羝處”石碑,爲後世樹起了一座精神航標和文化坐標。

              ? 作者:邸士智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上一篇:树立党建思维 抓实党务工作
              • 下一篇:李文仁

              Copyright ? 2009-2013 www.minqin.gansu.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隴ICP備10200034號-1

              热门关键词:078彩票注册登录| 078彩票网址| 078彩票官方网站| 078彩票官方版| 078彩票软件合法吗| 078彩票平台下载| 078彩票客户端| 078彩票网| 078彩票网站| 078彩票手机版| 078彩票开奖结果| 078彩票合法吗| 078彩票苹果版| 078彩票苹果下载| 078彩票iOS| 078彩票邀请码| 078彩票是真的假的| 078彩票平台| 078彩票登入| 078彩票美女直播| 078彩票主页| 078彩票是不是正规| 078彩票导师| 078彩票靠谱吗| 078彩票官方平台| 078彩票注册| 078彩票下载安装| 078彩票平台登录| 078彩票公式| 078彩票下载| 078彩票计划| 078彩票开奖大全| 078彩票注册网站| 078彩票安卓下载| 078彩票app| 078彩票官网| 078彩票苹果版| 078彩票安卓版下载| 078彩票开户| 078彩票客服|